下载客户端

app

weixin

海外生活

如何利用订票优惠和漏洞免费飞遍全球

2016/04/27来源: 作者:

“能到处飞行,那他应该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你或许会对斯拉皮格存有这样的感觉。但事实上,他的这些飞行并没有花过一分钱。理由很简单,因为斯拉皮格在如何利用航空公司飞行奖励规定方面具有非常专业的知识。

斯拉皮格13岁时加入了一个名为“业余爱好者”的社团,学到了很多关于如何免费飞行的技巧,其中包括利用航空公司给飞行常客的优待、刷信用卡的奖励以及航空售票算法中的错误等。

过去这些年,25岁的小伙Ben Schlapping开始了在世界各地的全时间飞行。

Schlapping是“业余爱好者”社区的一员,这个社区会为会员提供免费的飞行服务。图为Schlapping所住的一间总统套房。

“我很幸运能做自己热爱的事情,”Schlapping 对《滚石》表示:“飞机就是我的床,我的办公室,和游戏室。”图中,Schlapping在头等舱开了杯香槟。

而在斯拉皮格16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业余爱好者”社团中第一个在一次旅程中飞越太平洋6次(往返芝加哥-大阪-旧金山-首尔)的人。仅仅一年之后,斯拉皮格的飞行里程数就达到了50万英里。

后来斯拉皮格进入佛罗里达大学学习市场营销,但他看起来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在进入大学几个月之后,他开了一个名为“一次一英里”(One Mile at a Time)的博客,开始讲述他的一些飞行经历。

这位弗罗里达大学的毕业生,有次每隔一英里便会在博客上记录下自己令人羡慕的生活。图为最近在马尔代夫停留时写博客的照片。

Schlapping称,国泰航空的床是这些年睡过最好的床。

在伦敦飞往北京的航线上,英国航空公司为Schalpping提供了早餐。

Schlapping会利用打折的机票和信用卡积分奖励积累里程。

“这是我过去的48小时,”Schlapping去年在贴出的Instagram上写道。

上个月,Schlapping飞到了德国和奥地利,这是他所住的一家旅店。

今年早些时候,Schlapping经停迪拜,这是从朱美拉棕榈岛起起飞不久后的景色。

六个月前,迪拜某天的落日。

满世界的飞行也给Schlapping提供和很多参观名胜古迹的机会,像是中国的长城。他最常去的地方是香港,也是他最喜欢的城市。

飞机从埃特纳火山起飞后的景色。

2009年,在一次聚会当中, 他邂逅男友艾利克斯·普拉扎里(Alex Pourazari)。值得一提的是,普拉扎里同样也是“业余爱好者”社团的成员。随后,两人创办了名为“PointsPros”咨询公司,为那些频繁飞行的旅客提供咨询服务。

大学毕业之后,斯拉皮格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Tampa)呆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此后搬到了华盛顿州的贝尔维尤(Bellevue)与他的男友住在了一起。不幸的是,两人在2014年分手,斯拉皮格也随即萌生了将飞行爱好当做全职工作的想法。在他所租住的房子到期之后,斯拉皮格决定不再寻找新的住所,他在将所有家当装进几个行李箱之后便开始了其满世界的飞行计划。

“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感到非常幸运。”斯拉皮格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说,“我把飞机当作是我睡觉的地方,同样我也它当作我工作和娱乐的场所。”

在达拉斯到迪拜的航班上,Schlapping沉浸在香槟和无尽的糖果中。

在韩亚航空公司上,Schlapping收到了菲拉格慕的旅行套装。

去年,他把自己的所有物品打包在了这几个箱子中,开始了环游世界的旅行。

在他的父亲阿诺(Arno)看来, 斯拉皮格这种飞行人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爱好,我总是鼓励我的儿子坚持下去,因为这种生活方式总比抽大麻好。”他说。

斯拉皮格的母亲也支持他的决定。“我的母亲会跟我说,生命太短暂了,应该抓紧时间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他说。

在斯拉皮格自己看来,免费飞行的人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世界那么大,我可以一直飞行。但在此过程中,你会觉得,世界其实也很小。”他说。

本·斯拉皮格(Ben Schlappig)是怎样不断搭乘免费航班的?

斯拉皮格免费环球旅行的秘诀究竟为何?其关键在于你需要让所积里程超过自己的实际消费额。

目前,大多数航空公司里程规则是每消费一美元积累一英里行程。但利用大幅度折扣机票、信用卡奖励计划或航空公司系统计算失误都可以轻松做到积累更多里程。其中,利用信用卡积分计划为自己谋利是斯拉皮格和其好友常常使用的简单手段。

另外,免费飞行热爱者也常常通过航空公司计价系统漏洞谋利。据悉,找到系统漏洞并不困难,几乎任何一位程序员都可以做到。”我和朋友们常常在两小时就能写出这样一个软件。”一个免费飞行爱好者告诉记者。“尤其是大公司,他们常常连写几行简单代码来复查票价都懒得做。刚知道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

同样行之有效的,是努力得到一家航空公司的忠实会员资格。斯拉皮格选择的第一家航空公司是美联航。斯拉皮格告诉《纽约时报》记者,尽管自己在2011年被踢出了美联航的忠实会员项目,但他手中已有超过一万张代金券。据悉,一旦遭遇严重超售,航空公司会将代金券发放给自愿乘坐下一班飞机的旅客。此种代金券可以用于免费飞行。

尽管航空公司严重超售的情况纯属随机事件,但斯拉皮格表示他可以根据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数据准确预测严重超售的航班。

面对质疑讽刺与嘲笑,斯拉皮格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实上,我们赢了航空公司自己设计的游戏。”去年斯拉皮格在一个免费飞行爱好者的聚会上表示。“运营里程积累项目的人非常愚蠢,而我们永远领先他们一步。”

讽刺的是,正是航空公司自己设计的里程计划造就了如斯拉皮格一般的怪兽。自1979年美国航空业解禁开始,航空公司就利用市场将订票复杂化。曾经,航空公司票价是固定的,但现如今公司们有权根据舱位等级、起飞时间与订票早晚来分级定价。

“他们把一项正常的里程积累活动变成了赌场游戏。”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提姆·吴(Tim Wu)对《滚石》表示。“很多人为此遭受损失,但同时对斯拉皮格等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打破系统与常规的契机。目前航空公司正全力追捕利用里程积累计划谋利的人群。”

本文由海投研究院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授权合作请联系info@haitou360.com。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
关注海投财富服务号

海外投资
随时随地